关注爱心,分享快樂。 爱心微信 在线预约

站点地图 繁体 |  顾问电话:13724317977

服务热线:

0755-8882223413724317977
从我在香港的就医经历看医改

文章导读:

我想大多数有理智的公众所说的看病贵,无非是针对两点不公:

      这几年的两会,医疗话题总是争论热点。这次也不例外,徐勇、李玉峰等医界委员因为宣称“中国看病不算难,也不算贵”而引来了许多网友的痛骂。在公众普遍对医疗现状不满的同时,医界似乎也是一肚子委屈。这些争论到底谁是谁非?观察之余,我发现很多问题的争论实际是搞错了方向,在一些伪问题上打转转,值得先理清一下。

 

  先说看病贵的问题。单纯说中国看病贵不贵实际上是个伪问题,这就好比争论寄一份邮件收8块钱是不是太贵一样,是平信当然嫌贵,要是特快专递肯定说便宜。不是贵不贵的问题,是值不值、公不公正的问题。

  我想大多数有理智的公众所说的看病贵,无非是针对两点不公:

  第一,不该收的钱乱收了。现在的医疗制度可以说是导致该收的不收,不该收到乱收。以至于一争论起看病贵,医患双方都很受伤。医界说,中国看病最便宜,专家看一次才几块钱,人家美国,医生看个片子就收几百块呢。而我们的医院,单靠看病服务可能无法生存,被逼开大处方拿药品回扣。另外,由于医疗监管部门和医院实际是一个利益群体的,权力完全缺乏制约和监督,医院医生可以为所欲为,当然宰你没商量。这个时候,呼吁什么医德、救死扶伤等实在是幼稚得可笑。而患者这边呢,一个本不需要吃药的感冒,也开一大堆抗生素,当然会觉得贵。

  第二,政府在医疗上的民生投入太少,导致医疗福利很少,纳税人觉得自己看病掏的比例太高,无法承担。而且,一方面政府公共医疗支出严重不足,据统计,从上世纪90年代下半期到现在,政府财政投入在全部医疗支出中所占比重仅为15%-18%左右,占GDP不到1%,而发达国家对公共医疗财政投入则占GDP近8%;另一方面却又严重分配不公,相当部分福利资源被一小部分特权群体享用,而最需要国家福利救助的低收入人群反而没有什么福利,当然看不起病。

  另外,说到看病难,医患双方也是各有苦衷。徐勇等委员就认为,“看病难”事实上是“看名院名医难”,中小医院看病并不难。而患者则说,现行的医疗体制使得资源都向更有权力的大医院倾斜,许多中小医院混乱得像黑诊所,而大小医院的收费又没有拉开,自然都往大医院挤。

  一些医界人士说,哪里都存在看病难,看病贵。本人因为近些年都在香港生活,说说我的亲身就医经历。一般的小病,学校有诊所,也有社区医院,医生都和大医院的一样很专业。我在学校诊所就医,每次20港币,别的一概不管,一般随去随看。一般小病都在社区医院解决,按计划预约,大病上报到大医院处理,很有条理。

  香港全民都享受公费医疗福利,去年我太太生孩子,因为我在香港读书,她也能在公立医院享受这一福利。我太太剖腹产住院5天,按天算的,我自己掏了500港币。我女儿因为一点小恙,住院8天,我也只用出250港币。其中病人吃饭和陪护全由医院负担,婴儿都吃医院统一提供的一次性包装的惠氏牛奶,一切婴儿用品都可免费提供,有专业人士悉心照顾。家属只需在规定时间去探望便可,完全不用操心。出院结账的单据显示,香港特区政府补贴了差不多6万港币。香港公立医院的设施与条件之优良,超越了我看到的任何一家内地大医院。而且,医护人员的服务之专业和亲切,让我感动得想送锦旗。至于那些看病要等几个月的例子,实际情况是因为这些病多能自愈,或者并不急切。患者也可以花钱去私立医院。急切的病不会耽误,我太太因为在社区医院查出妊娠高血压,马上安排住进了大医院,从社区医院出来到住进大医院病房,只花了半小时!

  医疗资源紧缺在哪里都会存在,但是,只要公共政策真的是公民参与制定的公正制度,我想,即使服务水准不高,也不会有我们这么多怨言。相反,不公正的制度让医患双方都受伤。当然,除了极少数特权人士。

相关评论
相关关键词:香港就医 医改 看病难 公费医疗 医疗福利 医疗服务 香港医院 香港医生

温馨提示:

如有疑问,可免费咨询在线医生,我们会从专业的角度认真解答。此外,您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号详细咨询各相关问题,我们的服务人员将热情为您服务!